上文說到,志愿軍參戰火炮看起來很多,但因為彈藥的原因,火力密度完全沒法和美軍相比。而且實際上因為另外的原因,真正的作戰效能還遠低于紙面的火力密度。

所以我們就必須了解,戰斗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美軍真實火力密度
在抗美援朝運動戰期間,美軍防御時每公里正面是12到15門炮,在砥平里戰斗是每公里16門炮。砥平里美軍在一線展開了12個步兵連,平均每個連的正面是500米,也就是說平均每個連的正面能分到8門炮。看起來8門炮對付500米的正面,這個火力密度已經足夠了,但是這并不是砥平里戰斗美軍真實的戰術密度。

要搞清楚這個問題,就必須搞清楚美軍火炮是怎么部署的。

砥平里失利真實原因,志愿軍從來不提,這是解放軍越來越強的秘密
按照美軍防御的慣例,主防線外200米距離里至少有三道鐵絲網和防步兵雷場。正常情況下應該是三至十幾道鐵絲網,考慮到砥平里美軍雖然是預有準備的防御之敵,但是在之前美軍第23團戰斗隊一直處于進攻狀態,然后又準備撤退,也算得上是倉促轉入防御之敵,所以鐵絲網就考慮他們只來得及設置了三道。

美軍第23團戰斗隊的兵力情況是,總共有13個步兵連,分別是美軍第23團1營的A、B、C連,2營的E、F、G連,3營的I、K、L連。法國營的1、2、3連和配屬給法國營的韓國連。  

還有5個武器連,分別是美軍第23團的重迫擊炮連,1、2、3營的火器連和法國營的火器連。

另有第37炮兵營(105毫米榴彈炮)、第503炮兵營B連(155毫米榴彈炮)、第82自動高射武器營B連,第2工兵營B連,第1游騎兵連,坦克1個連,第2醫療營1個排。

主要重兵器有18門M101式105毫米榴彈炮、6門M114式155毫米榴彈炮、51門迫擊炮,21輛M4謝爾曼坦克、6輛M16自行高射機槍和4輛M19自行高射炮。

美軍第23團戰斗隊在一線展開12個步兵連,從12點方向順時針起,分別是A連、L連、I連、K連、E連、F連、G連,法國營1連、3連、韓國連、2連,C連。大多為一線配置,也有部分是倒三角配置,這是根據地形情況來的。  

在這些步兵連后面,B連、游騎兵連、第2戰斗工兵營B連為預備隊。

21輛坦克散布在環形陣地內,這里需要注意一點,美軍的坦克沒有按照慣例在一線形成裝甲、汽車防線,剩下的6輛M16自行高射機槍和4輛M19自行高射炮為游動火力點,火炮均已完成試射。

為便于計算和讀者理解(下文皆是如此),我們把砥平里的美軍環形防御圈看成一個長寬各1600米的矩形,加上外圍的鐵絲網和雷場,那就一個長寬各2000米的矩形。

按照常規,環形防御陣地,火炮肯定部署在陣地的中心。可是在砥平里戰斗中,這一點是行不通的。我們來看,假設美軍火炮部署在中心到200米線這個區域。這就是說榴彈炮距離最前沿僅800米。我們再把美軍最前沿的1000米線向外延伸1000米,即從1200米線到2000米為志愿軍沖擊出發陣地的可能區域。

砥平里失利真實原因,志愿軍從來不提,這是解放軍越來越強的秘密
美軍M101式105毫米榴彈炮最小射程1800米(M114式155毫米榴彈炮的最小射程要2000多米),也就是說,從美軍最前沿的1000米線到2000米,不在105毫米榴彈炮火力打擊范圍之內。這就意味著,這段志愿軍最后接近,最后集結,完成沖擊準備的關鍵區域,美軍只能依賴51門迫擊炮來進行控制。這片區域的面積是50萬平方米,就憑51門迫擊炮,顯然火力很單薄。

那么美軍怎么辦?其實很簡單,把炮口轉過來,炮口朝外變成炮口朝內,炮陣地放在一線步兵連的后面。也就是說美軍把炮兵陣地放在600米線這個位置,每個方向放一個炮群,在西邊的炮門對著東邊,在南邊的炮口對著北邊。這樣一來,東邊的105毫米榴彈炮距離西邊的最前沿1800米距離,志愿軍所有的行動都在美軍榴彈炮火力打擊范圍之內,常規的部署方式造成的1000米榴彈炮火力打擊范圍空白就被填補了。

砥平里失利真實原因,志愿軍從來不提,這是解放軍越來越強的秘密
這樣的反向炮口還有一個好處,并不僅僅是東打西、南打北,而是東南西都打北,南西北都打東。其實就是說,在美軍每個營大約1.6公里的正面大約是18門榴彈炮,再加上營屬迫擊炮13門以及團屬迫擊炮支援每個營3門。砥平里美軍火炮的戰術密度實際是每公里21門。

為什么這樣?

一是充分發揚火力,沒有火力空白區域。

二是美軍炮兵靠近一線,看起來危險,實際不危險。在砥平里戰斗中,美軍指揮官弗里曼還有一個違反常規的做法,那就是坦克沒有按慣例在一線形成鋼鐵防御圈。根本的原因就是用這21輛坦克保護炮兵陣地。

我們簡單講了美軍炮陣地的配置,下面我們再看一下美軍輕武器的火力密度。

美軍一個連每分鐘發射的子彈數為:

卡賓槍1740發,自動步槍720發,M1步槍2032發,狙擊步槍90發,輕機槍660發,重機槍160發,共計5402發。即砥平里美軍每一米的正面每分鐘火力密度是10.8發。

加上每分鐘60毫米迫擊炮54發,81毫米迫擊炮72發,89毫米火箭筒12發,57毫米無坐力炮6發,75毫米無坐力炮8發,坦克炮12發。

以上即為志愿軍發起沖擊后,美軍進行陣前戰斗的火力密度。

這個火力密度是運動戰期間美軍防御時火力密度的2倍。

以上僅僅只是砥平里美軍自身的火力密度,我們并未計算美國空軍的支援。這是因為美國空軍對整個戰爭的影響是深層次的,僅僅用一個戰斗來體現并不合理。而在實際的戰斗中,志愿軍最怕的就是美軍戰機的空襲。

二、美軍戰斗警戒陣地的作用
但是,以上并不是全部。按照美軍的作戰常規,我們上述的砥平里環形防御圈只是美軍的主陣地,或者說基本陣地。在基本陣地外面,美軍通常有兩道警戒陣地,戰斗警戒陣地和全般警戒陣地。在對志愿軍的戰斗中,美軍的戰斗警戒陣地發揮著極為重要的作用。戰斗警戒陣地一般位于美軍基本陣地之前1公里,按照砥平里的情況每個營負責一個方向,派出的兵力在半個排到一個連。他們的任務是遲滯、阻擊志愿軍攻擊部隊,迫使志愿軍攻擊部隊提前展開戰斗隊形,或者給美軍炮兵指示目標,美軍炮兵對志愿軍的接敵行動實施移動阻攔射擊或者不動阻攔射擊,甚至進行集中射擊。

為什么我說發揮著極為重要的作用?

志愿軍攻擊美軍基本上只有晚上,從集結地區出發起,向美軍做接敵運動,一直到進入沖擊出發陣地。在這一過程中,美軍可以通過設置固定阻攔線,指示炮兵射擊等方法對志愿軍接敵部隊進行打擊。很明顯,戰斗警戒陣地在其中將發揮重要作用。這個陣地拖延志愿軍的時間越長,志愿軍用在接敵運動的時間就越長,這就意味著發起攻擊進行戰斗的時間就越短,進行戰斗的時間越短,突破美軍陣地的可能就越低。一句話概括,美軍的戰斗警戒陣地發揮著在夜晚與志愿軍爭奪戰場主動權的重任。美軍只要能拖延時間,就是奪取主動權,就是勝利。到了白天,主動權自然轉移到美軍手中,志愿軍只能被動挨打。同時,由于志愿軍在接敵過程中一路都在受到美軍火力打擊,那么就算通過這一路段,隊形必然散亂,能有效發起進攻的部隊也將低于計劃,作戰能力自然大打折扣。這一過程中,如果沒有戰斗警戒陣地,美軍炮兵只能按照固定阻攔線盲目射擊,效果會差很多。

砥平里失利真實原因,志愿軍從來不提,這是解放軍越來越強的秘密
通過上述,我們可以看到,砥平里的美軍指揮官弗里曼確實精通戰術。砥平里的美軍兵力和火力均遠超長津湖戰役下碣隅里美軍環形防御圈,但面積卻只有下碣隅里的四分之一。弗里曼通過之前與志愿軍的交手的經驗,針對志愿軍火力薄弱的弱點,賭志愿軍根本無法突破其基本陣地的一線防御,為了確保這一點他把他的絕大多數兵力全部展開在一線,手中僅僅只有一個步兵連、一個游騎兵連和一個戰斗工兵連的預備隊。

但是弗里曼并不是單純的賭博,這只是針對性的部署,為了防止志愿軍形成突破威脅到一線步兵連后的炮兵陣地,弗里曼寧可撤下環形防御圈的作戰主力——坦克,用坦克來保護炮兵,給自己加一道保險。同時為了防止一線連陣地被突破,弗里曼精心設計了炮兵陣地,把炮兵每公里的戰術密度從16門上升到21門。運動戰期間美軍防御時得到加強的每公里炮兵戰術密度是19門到22門,弗里曼做到了在火炮不變的情況下,戰術密度提升至幾乎美軍的最高標準,這大大加強了炮兵火力。而炮兵的火力正是阻止志愿軍接近美軍基本陣地的關鍵。所以那一年弗里曼已經58歲,可是后來卻還是當上了四星上將,這是個高手,是個人才。

砥平里失利真實原因,志愿軍從來不提,這是解放軍越來越強的秘密
這個就是戰術,基于武器裝備的戰術,最大限度的發揮武器裝備的戰斗效能。

這里要說一下,砥平里美軍炮兵配置的情況,我翻遍了美軍第2師指揮報告、第23團指揮報告、美軍戰史、美軍紀實文學都沒有找到具體記載。所以只是我個人根據戰術原理和作戰實際的一個推斷,如果有錯誤,也屬正常。

三、志愿軍的真實情況
前面說過了,砥平里美軍環形防御圈正面是6公里,一線共12個連陣地。那么打一個美軍連陣地,志愿軍需要多少彈藥呢?

首先要說一下,一般情況下是不能把一個團陣地視為9個連陣地的,因為縱深的原因。但是砥平里的情況不一樣。雖然美軍是一個加強團陣地,但是因為是環形防御圈,和普通的不同。如果是普通的防御陣地,美軍一個團有很大的縱深,志愿軍打起來難度很大,是不能簡單視為多個連陣地組合的。但砥平里的美軍防御圈幾乎沒有縱深,因此可以視為12個支撐點防御來計算志愿軍所需彈藥量。

按照志愿軍的經驗,打一個美軍連陣地,至少需動用火炮30門。其中破壞射擊至少需750發,一次火力急襲至少需1125發,支援步兵沖鋒360發,開辟通路2條的話至少需200發(破壞情況一般,需要步兵大量破障),壓制敵炮群及側翼火力點至少需168發,阻攔射擊至少需128發。共計2731發。考慮到砥平里的情況為野戰防御工事,2731發是有把握攻克一個美軍連陣地的最低限量。這里還不包括考慮對美軍的反擊。事實上,在1952年志愿軍規定,攻殲美軍一個連消耗炮彈的標準是3645發。考慮到砥平里的特殊情況,我認為2731發是能打的。

砥平里失利真實原因,志愿軍從來不提,這是解放軍越來越強的秘密
但是砥平里戰斗的實際情況是,攻擊一個美軍連陣地,平均只有9門炮。表面上看起來志愿軍每公里火炮的戰術密度高達18門,達到了運動戰期間每公里火炮17到20.5門的標準。但實際上,由于此戰炮彈有限,炮彈就算按平均最大量30發計算,總共也才270發。請問270發炮彈能干什么?如果開辟通路其他干不了,如果火力急襲,步兵得用生命去趟開通路。至于其他,我看也不用考慮了。

這個就是砥平里戰斗志愿軍火力的真實情況了嗎?還差得遠,這也只是紙面數據。志愿軍在抗美援朝戰爭的運動戰階段,向來是在缺炮少彈的情況下作戰的,也不缺乏火力劣勢攻堅的戰例,這屬于志愿軍的常態。

砥平里的情況還有不一樣的地方。那就是炮兵參戰,發揮的作用很有限。

我們首先要給砥平里的美軍下一個定義,這是預有準備的野戰工事防御之敵。打這種攻堅戰斗,炮兵是要有時間去準備的,至少得有三天時間準備。

首先就是看地形。打這種防御之敵不看地形肯定不行,能看個三五次最好,最不濟也至少得看一次地形。不看地形不可能掌握美軍的工事情況、火力配系,更不可能知道美軍基本陣地內的情況。看完地形就可以計算射擊諸元,有條件還可以進行試射。沒看過地形,那就只能按地圖指示法射擊,那就成了盲目射擊,天曉得這個炮彈打到哪里去。本來炮彈就少,恨不得一發掰成兩發打,恨不得每發都精準射中目標。可是之前的準備工作都沒辦法做,炮兵的支援效果可想而知。可以直截了當說,炮兵名義上參加了砥平里戰斗,和沒有參戰幾乎沒區別。

砥平里失利真實原因,志愿軍從來不提,這是解放軍越來越強的秘密
剛才雖然說到志愿軍在抗美援朝戰爭的運動戰階段,向來是在缺炮少彈的情況下作戰的,這屬于志愿軍的常態。但是,要知道在砥平里之前志愿軍的攻堅戰斗和砥平里是完全不一樣的。三十八軍攻打德川之敵那是韓軍,就不算了。三十九軍打云山,動用野炮、榴彈炮、山炮54門,準備了整整4天。三十九軍116時突破臨津江,6個步兵營身后是7個炮兵營另8個炮兵連,準備了7天。而砥平里是沒有準備時間。

看起來,我似乎在給志愿軍砥平里戰敗尋找客觀原因。下面,我就簡單簡單講一講為什么這么寫?

解放軍從來不忌諱敗仗,自己進行總結檢討時要求非常之高,很多時候一個很小的失誤都會批評的很重。

幾乎全中國的軍迷都知道抗美援朝戰爭志愿軍和美軍的火力不對稱,處于很大的劣勢。可是有多少人知道,志愿軍在檢討砥平里戰敗的經驗教訓時基本不提火力這個問題,就算有少數部隊提到,也是放在很次要原因里輕描淡寫提一句。其他的都是在總結檢討自己的主觀問題。

只找主觀問題,不找客觀原因,這也是解放軍越來越強的秘密。

砥平里失利真實原因,志愿軍從來不提,這是解放軍越來越強的秘密
第二個,我軍因為有些原因,比如陸軍各部隊往往都有著光輝且驕傲的歷史,所以宣傳上總是突出步兵,而忽略了對戰爭之神炮兵的宣傳。事實上,抗美援朝戰爭中美軍傷亡的62%來自火炮,槍彈僅為32%。

第三個,由于抗美援朝戰爭的大小戰斗,志愿軍勝多敗少,中國人民已經形成了一個非常深刻的固有印象,志愿軍很強大。可是實際上,在紙面實力上志愿軍根本不可能是美軍的對手,美軍的強大遠遠超出中國人的想象,志愿軍面對的艱難也遠遠超出中國人的想象。我們就不要講本文已經大談特談的美軍火力問題了。從戰術素養上來看,這個是志愿軍對抗美軍的法寶之一,其實志愿軍在此點對美軍并沒有優勢。

就以本文中的弗里曼為例,實際上他屬于在美軍中不得志的,58歲當個上校團長,可是他的戰術素質極為高超。美軍增援部隊帶隊的騎兵第5團團長柯羅姆貝茨上校,他的勇敢也不弱于志愿軍的指戰員。而這兩個人在美軍中都是不得志的,其實也可以從側面反應一個問題,像他們這樣的骨干力量,美軍中很多很普遍。而這種骨干力量,就是軍隊強大的基礎。

現在網絡上有一個很奇怪的現象,似乎志愿軍砥平里戰斗失利是一個了不得的大事一樣。事實上,志愿軍每一次與美軍的戰斗,從紙面實力講,志愿軍都不可能獲勝。我們甚至可以去掉美國在這場戰爭中真正的決定性力量——空軍,僅美國陸軍的紙面實力,志愿軍都不可能獲勝。

所以我覺得有必要談一談砥平里之戰中美兩軍真實的火力情況,在客觀上,火力的巨大懸殊是志愿軍在砥平里失利的真正原因,雖然志愿軍自己不提,只找自己的主觀問題。但是這是客觀存在的。

這也是志愿軍和美軍的真實常態。志愿軍打不過美軍,很正常;打贏美軍,反而是奇跡。可是,志愿軍偏偏一次又一次創造了奇跡。所以我很不理解那些熱衷于抹黑志愿軍的中國人,對于這樣的軍隊,還有什么可以抹黑的?

 

最近更新

亚洲人av高清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