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解放軍多兵種聯合立體渡海登陸演練,還體現了解放軍有決心、有能力、有具體方法挫敗一切“臺獨”分裂活動。

然而,臺灣省的蔡當局,一邊解釋雙十講話透露出兩岸和平的意愿,一邊又跑去購買美國的先進武器去了。她還以為詐騙島的名聲是沒人知道的。

這些可不是以前美國軍售臺灣省的那些過時的準報廢軍用裝備。可以說美國和臺灣省蔡當局用實際行動向我們中國大陸的人民證明了和平統一臺灣已經是不可能的了。

熟悉我的朋友們都知道,在以前寫的很多篇文章里都提到兩點:

1.解決臺灣問題就是中美勝負手
2.在全球疫情的第二階段開始,我們要開始著手統一臺灣的準備工作。

在全球疫情的第三階段,我們將迎來一個統一臺灣的歷史機會之窗,我們應該抓住這個機會。

 

一、為什么說臺灣問題就是中美勝負手?

作為一個立志于完成民族偉大復興的國家,中國完成國家統一將對整個中華民族在士氣上、在民心上、在軍心上、在黨心上都具有不可替代的政治意義。

這是結束東亞二戰遺留問題的開始,也是實際上西太平洋地緣政治大變、美國戰略后撤,在西太平洋影響力減退的開始。
臺灣省的地理位置和自然條件在地緣政治中的戰略作用太過巨大,臺灣海峽、巴士海峽、宮古海峽是重要的航路,對整個東南亞、東亞、印度洋區域的國家都十分重要。

中國作為該區域的大國,提供海運航路安全、提供自由航行的公共產品就宣誓在這一地球上經濟貿易往來最頻繁、發展最快速的區域中實際上實現了中美地緣政治的權力交接。

最直觀的是五眼聯盟中的澳大利亞和新西蘭以及半只眼的日本,在考慮很多問題上將不得不重新審視。

 

二、為什么說在全球疫情第三階段,我們將迎來一個統一臺灣的歷史機會之窗?

中美關系隨著這些年來美國在川普執政下的惡意針對和刻意遏制打壓,不可避免的走向了越來越負面的局面。

我們中國不可能完全被動接招,坐視美國組織針對中國的政治、經濟、軍事、文化、產業鏈重組的包圍圈形成。

面對這種局面,實際上我們中國很多老百姓心中,戰略焦慮是在上升中的。

然而歷史老人和上天的行事風格就是這么讓人捉摸不透。一場席卷全人類的新冠疫情爆發。

而新冠疫情就是給全人類各國政府的一場綜合性的考試,最早答卷的中國實際上是做了一張突襲性質的閉卷考,而美國是做了一張有準備的開卷考。然而令人大跌眼鏡的是,中國考得很不錯,美國考得一團糟。

臺灣問題就是中美問題,我們要解決臺灣問題是根本不可能繞開美國的。

而隨著新冠疫情在美國全面失控,川普無心抗疫,美國內部政治極化、兩派思想和行為極端化、種族矛盾再起、經濟衰弱,美國的治理能力和美國社會的潛在問題在新冠疫情的沖擊下暴露無遺。

這個時間段,當然是我們這個完成國家統一的機會。
三、為什么我們民間已經對和平統一臺灣失去了信心和耐心?

因為臺灣省內部的政治主張、自我身份認同上已經出現了結構性的變化,且這個結構性的變化是我們中國人民無法接受的。

臺灣省從某個角度來說不是獨不獨的問題,而是臺灣省在美國面前已經徹底放下了自尊,已經徹底失去了自主能力。

再這么任由臺灣省發展下去,必然將淪為美國組織的戰略包圍中國的一份子。而臺灣省因為其地理位置和在地緣政治中的作用將成為美國對付中國的核心地區。

過去的臺灣省,藍營至少還假裝有中國人身份認同,至少假裝支持一個中國,而這些都在前不久藍營的一系列操作和發言中被藍營自己撕碎了。

試想,當臺灣省徹底淪為美國搞新冷戰,搞經濟貿易脫鉤、搞政治軍事上壓迫中國、通過一些無恥臺灣人的表演搞文化和國族認同上丑化中國的時候,當臺灣省徹底淪為美國在政治軍事文化經貿領域,對付中國的“前進基地”的時候,我們再談什么和平統一不是很可笑么?

臺灣省在政治上以及自我身份認同的結構性的變化,使得我們大陸民間徹底失去對和平統一的信心與耐心。

在半年多年的幾篇文章中,我也闡述過類似的觀點,當時在文章發表后,有個別以前共同站在反公知戰線中的友人對我進行了批評。認為持武統觀點的人都是鼓吹戰爭,鼓動民粹。

或者,是看法不同,或者,是道不同不相為謀。我不在意。

或者在這里可以對一些持反武統觀點的人的一些看法進行一些思辨。

1、是不是一定要用武力統一?

戰爭只是政治的一個延續表現方式,戰爭是不得已為之,但也是不得不為之。要解決臺灣問題,即便根據未來那個時刻的國際國內局勢選擇“北平模式”,但“北平模式”其實也是武力統一的一個方向。

國際社會是現實的,有力量的同時,我們要實際證明我們的力量。

2、我們能不能繼續長久的拖下去?

我們中國主流的看法是解決臺灣問題,時間是站在我們一邊的。

這個看法總體上表面上當然沒問題,但放到某一個時間環境下是否一直都能成立是不一定的。

印太聯盟雖然現在實際進展并不大,美日印澳各懷鬼胎,四國還有不同的算計。但美國不斷鼓吹之下,新冷戰和經貿脫鉤中國的說法總是在政治上顯得中國很被動。

今天我們覺得問題不大,那明天呢?后天呢?國際局勢和各國實力、各國的政治傾向實際上是一直在變動的。

中美在國際上的表現很多時候都呈現出兩極。美國特別熱衷于外界,即便是川普這樣的保守主義者都對打壓中國快速崛起充滿了使命感,誰能保證以后對國際事務更有興趣的民主黨執政會使得中國外部環境更輕松?

我們中國相對于美國而言是更內視的國家,更關心自己的事情。而這些年我們實際上看到的是美國通過一系列的組合拳,在各種問題上聯合其他國家在找我們中國的麻煩。實際上這些年中國的外部環境并不好。

美國在不斷針對中國出牌,我們一直在接招,雖然我們應對的不錯,實際上過去美國并沒有取得什么實際的成果。但誰能保證未來也一定如此呢?

尤其是這些年的國際輿論中的很多事件,都體現了我們中國和美國的不同。美國動作太多,而我們的主動戰略太少。

但統一臺灣絕對是一個主動戰略。時機上,在這幾年是天賜良機。

當然最重要的是,臺灣內部的一系列結構性的變化,使得我們完成國家統一在時間上是有壓力的。拖下去無論是對我們中國來說,對臺灣人民來說都是不利 的。

去年的香港風波、今年的新冠疫情,臺灣一些人的言論,蔡當局的作為實在是太過惡毒。

我們中國人在歐美西方的形象不佳,其實有一部分原因就是早年移民的一些人在歐美西方說盡了中國的壞話。一部分人是真的在說壞話,一部分人是被西方誘導要求說壞話。結果這些壞話反過來被西方政府作為對中國政府、中國人民的攻擊。

再拖下去,臺灣在蔡當局的操作下,還要生出多少不利于中國的事來?

3、最后,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不可能是一帆風順的。

每一個歷史上的民族崛起,國家興盛的過程中,都是需要勇氣、堅韌的。

甚至是需要經過非常極端的試煉的。

國際社會不是童話故事。

最近更新

亚洲人av高清无码